从 90 亿美元估值到灰飞烟灭,血检公司 Theranos 只用了半年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7领域关注323人已围观

从 90 亿美元估值到灰飞烟灭,血检公司 Theranos 只用了半年

她曾经是万众瞩目的明星创始人,该公司独创的血滴代替抽血检查的技术一度被认为将会颠覆 760 亿美元的血检产业,但没想到其实是个骗局。

2015 年 10 月,《华尔街日报》的记者 John Carreyrou 曾报导过 Theranos 公司岌岌可危,没想到点燃了导火线,这家公司从裂纹到轰然倒塌,只花了 6 个月,19 岁的史丹佛辍学生 Elizabeth Holmes 曾经是闪耀的创业模範,但几乎一夜之间就被拉下神坛。

如果你想知道用什幺方法可以迅速毁掉一个品牌,吹破 90 亿美元的估值,那你真应该看看 Holmes 团队是如何做到的,从 2015 年 10 月 16 日到现在,半年多时间毁掉一家公司,他们成功了。

就在今年 4 月份,《华尔街日报》曝光联邦监管局已经介入调查,Theranos 实验室很可能被吊销医疗行业从业资格,Holmes 以及公司主席 Sunny Balwani 可能会被处以 2 年禁业的惩罚。

他们当然可以申诉,但希望渺茫。该公司号称的突破新技术,其实一点用都没有。Theranos 公司和管理团队一直以来都在慢性自杀。

问题在于,这家曾轰动一时,号称从手指头採样几滴血,就能替代传统抽血检验的高科技,怎幺就是一场骗局,曾信誓旦旦要颠覆 760 亿美元血检行业的明星公司,怎幺这幺快就灰飞烟灭?

从 90 亿美元估值到灰飞烟灭,血检公司 Theranos 只用了半年

当时来自华尔街时报的调查记者联繫到 Theranos 公司,表示掌握许多可信的材料,可以证明公司内部出了岔子,希望联繫到公司管理层进行採访。对此,Holmes 团队只是付之一笑,先是表面上不以为然,然后暗地里阻拦採访。

当记者的文章最终被曝光,并且是以头版头条的形式,严厉质疑公司技术的有效性和準确度时,公司管理层依然坚决否认,宣称报导都是「误导和诽谤」,指责调查报导「都毫无根据,消息来源都来自有过节的前员工以及竞争对手」。

在自己网站发表长篇大论,否认报导的所有事实,坚称调查记者完全错了,即便报导作者曾两次获得普利策新闻奖。否定别人的一切,只有自己的才是对的,即便自己的结论没有任何数据支撑,也没有任何第三方的认证。

不仅要在官网上全盘否认所有指责,还要上电视表达被诽谤的愤怒。言之凿凿:「如果你想做点伟大的事业,总有人站出来阻挠你。一开始人家会认为你疯了,之后他们会与你对抗。但是最终,你还是会改变世界。」同时还要扮演出无辜震惊又失望的样子,「这家知名报纸竟然会刊登这样的稿件……」

即便公司内部研发流程对外完全保密,但是面对公众要坚持「无与伦比的透明度」。对于公司做过的试验,要夸大其词,夸张临床志愿者的数量,夸张试验数据的厚度,一定要在真实数据后面多加几个 0,但对于实验结果的準确性,绝口不提。

还要威胁公司前首席科学家的遗孀,威胁她不准告诉媒体,不准曝光她的丈夫生前曾花了 8 年时间,在 23 名志愿者身上试验这种新的血液检测技术,但是没有一个是靠谱的。不准这名遗孀告诉媒体,在丈夫自杀之前,不断重複「没有一个是有效的」。威胁她,如果再和媒体联繫,就採取法律手段。

暗示你们正在申请 FDA 认证,因为 FDA 是当前最严格的医药标準。当你们公司的医疗设备未能通过,当你们公司提供的 240 个血液样例中,只有一个检测结果正确时,你们只是依然表现得胸有成竹,这些都是产品研发步骤的必经阶段。

要保证投资人千万不能成为公司董事会成员。即便他们已经投了超过 7.5 亿美元。相反,要在董事会安插知情人或者是退休的知名学者和政治家,他们与公司没有任何利益关联,所以对于公司内部运作漠不关心。

要宣称自己的研究成果已经提交给同行审阅,提交给第三方验证机构核查,但对于细节,一定不能公开,要像保护传家宝那样,保护自己的技术专利。到了要拿出结果的紧要关头,能拖延就一定要拖延,想出各种理由和藉口,但就是不公开结果。

要假装自己的合作伙伴都是大牌公司,比如 Cleveland Clinic 以及旧金山的 Dignity,至于有无真正实质性的合作,都无关紧要。

当 Safeway 放弃协助公司在全美 800 家超市推广理疗中心,当 Walgrenn 连忙撇开与 Theranos 的合作关係,你们只是默不作声,即便已经花了千万美元的起始资金。

即便十多年的研发毫无进展,也一定要僱佣上千的员工,烧掉不计其数的现金,Holmes 就像个演员,在大众面前无所顾忌地表演,甚少有人知道背后的真相。

而当媒体开始质疑,就闪烁其词,乃至全盘否定。Holmes 曾做为明星校友来到斯坦福演讲,她告诉史丹佛毕业生,「当你有了备选计画,你就相当于承认离成功渐行渐远。」她的话对于开发个 App 或许有效,但对于不可能实现的血滴检测技术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