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无形.红】红包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3观察制造183人已围观

【无形.红】红包

Good Doctor播到圣诞节,患有自闭症的医生主角听到天花板光管滋生的怪响,不能自制,同时面前在生产的孕妇出现败血症癥状。「哪有这幺巧。」这是第二季尾声了,阿木一边吐槽,一边包着利市,烦恼五十元纸币明明兑换好了,还是不够。

阿木与妻阿茹分离已有年余,决定分手当天,街上不知何故封起路来,警察在管制人潮,人潮中举起的是些口号,挡住他们去路。

他和她婚后各有所爱,却因着身体还在互相吸引,所谓床头打交,才到床中间的动作未完就已经和好,不如初,却在最原始的森林嗅着熟悉又喜爱的气味。

二人爱看美剧,感情最好的新婚年,每晚不是缠着就是摊在沙发一齣一齣看着。他们结婚是为了身体之爱,唇齿互接就不能收拾,花两三小时生命,明白造物者给自己的繁殖提示,床头备用的两三盒与神对抗的东西,婚后更狠,一星期不到就补仓,药房配药员都认得他了。

阿木任职广告公司,阿茹本来是同事,婚后才转职主题公园摄影师。她跟阿木说,她爱上了那头老鼠里面的男人,同时又爱上老鼠宠物狗里面的男人。她说,起初以为自己是爱上那些卡通人物,替牠们拍照时,也就只是工作要做的事。就在阿木到上海公干那星期,她带了老鼠和宠物狗回家,几乎弄翻了阿木收藏模型的直立玻璃柜,柜里模型全倒下来,也够好受。

此前,阿茹说,工作日子长了,她从卡通人物的眼睛和嘴巴,看到那些男女,其中两人,儘管在做着那些卡通人物招牌动作,还是注视着自己;阿木不相信,有次缠在床上忽然记得这事,在喘息间说︰「 不如你去问问他们……」

这又能怪谁。是阿木不知哪来的念头,在那种时刻要妻去问;阿茹想到那种时刻,问时不觉红了耳朵,老鼠和狗都被迷倒,她拍摄时,他们连一眼都没注意她,话也没可能说︰公司规矩,在游客面前,他们只能用动作表达。阿茹到了后台,老鼠脱下了老鼠头颅,阿茹问过,这句问话,决定了二人的下半生。

或者说,二人在追求烧不完的欢快,竟忘记还有别的身体存在着,而且是装作其他东西而存在着。那是他们的工作。后来,她用厌了老鼠和狗,婚也早就诚实地离了,最后还是回到阿木住的家。

阿木没有高兴,没有失落。反正他为阿茹打了门匙,自己也已与上司发展了关係。女上司在浦东有家族为她置的业,在阿茹与老鼠和狗翻倒了保护宇宙的高达当晚,阿木与女上司在上海推翻了塔顶上的政权,夜空下那座楼房的一扇窗户里沪港通,伟大祖国成就他们二人呼吸的高速铁路,这场公干同志们辛苦了。

阿茹回家了,阿木说「 不够五十 」,阿茹在公司袋里掏出一束纸币︰「 现在够了吧。」二人合力把纸币统统塞进红包,这个新年要见哪个亲友?新婚一年失婚,半年后就这幺如常封住纸币,阿木指头压在最后一封自动黏贴的红包口,一动不动,看着阿茹。一动,就压住阿茹。

「有孩子怎幺办?」

「哪有这幺巧。」

而地上散落的老鼠利市,翌晨全都皱了派不成。

相关文章